此外

第五,昆虫在帮助自己的同时,也可以为人类提供帮助。有些昆虫是其他昆虫的天敌,比如瓢虫可以吃掉毁坏庄稼的蚜虫。有些微小的无脊椎昆虫也可以为农业和环境提供巨大帮助,比如为土壤通气。此外,昆虫分散种子和授粉帮助世界粮食产量提高1/3。

从昆虫分布之广、种类之多、数量之大、延续历史之长等特点,我们可以推知其适应能力之强。无论对温度、饥饿、干旱还是药剂等,昆虫均有很强的适应力。此外,昆虫生活周期较短,比较容易把对种群有益的突变保存下来。对于周期性或长期的不良环境条件,昆虫还可以通过休眠或滞育的方式,保持其种群的延续。

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昆虫学者凯蒂·普鲁迪克(katy prudic)称,昆虫从4亿年前开始进化,是首批爬出海洋、抖落泥水、获得翅膀的动物。当地球上的氧气含量降低时,昆虫体型也随之缩小,这让它们可适应呼吸,并更快地逃脱捕食者袭击。昆虫以非常坚韧的方式进化着,卓绝的适应能力让它们在多次大灭绝事件中幸存下来。

首先,昆虫会产下数量庞大的后代,而且这些后代只需要很少的照料,甚至根本不需要照料。以非洲行军蚁为例,这种蚂蚁每隔28天就会产下300万到400万颗卵,这是拥有高级社会组织的物种产生后代的最高纪录。

第六,还有许多昆虫可充当大自然的清洁工,比如腐尸甲虫,通过将卵产在腐尸中,利用腐肉喂养后代,可帮助我们处理腐烂的尸体。粪甲虫堪称“终极回收工”,可帮助我们避免大量粪便污染。粪甲虫可将来自粪便的营养注入土壤中,并从小溪、河流以及湖水中清除出去,以免危及到家畜安全等。

第三,许多昆虫非常善于伪装,以避免成为其他捕食者的午餐。兰花螳螂可以伪装成无害的兰花,借以捕食猎物。走叶虫可在岩石上伪装成树叶,好像正要被风吹走。苔藓颜色的螽斯可与布满苔藓的宿主树完美融合。

第四,有些昆虫拥有应对攻击的自卫能力,比如有些昆虫有毒刺,可迫使掠食者改变攻击目标。《荒野刺痛》一书作者贾斯汀·施密特(justin schmidt)写道,对于人类来说,最难以忍受的昆虫刺痛来自食蛛鹰蜂,猛烈得使人炫目,如电击般骇人,就像是有人把通着电的吹风机扔进了你正在洗泡泡浴的浴缸中。

其次,这些昆虫的防御能力也非常强大,比如铁甲虫拥有超级坚硬的甲壳,天社毛虫拥有毒刺,蠼螋可散发出腐肉的臭味等。有的昆虫甚至能够使用炸弹。普鲁迪克说:“庞巴迪甲虫可向任何试图吃掉它的掠食者的嘴中,发射微型炸弹。实际上,这是一种硫酸,但你绝不愿意尝试第二次!”

甲虫、蚂蚁以及其他昆虫在适应环境过程中非常聪明,这让它们在世界各地繁衍下来,包括南极洲。在当今世界上,已知的昆虫种类至少达到85万种,分散在世界各地,包括南极洲。那么,这些如此微小的生物是如何统治世界的呢?